关注

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【原创】我的卫视情结――发烧历程(1)

来源:沧海异客 时间:2013年05月15日

往事如烟!

  有时,默默一人,徜徉在卫星锅前,仰望悠悠白云潇洒飘过。

  咣当,一声轻响,一阵心悸的感觉,打乱了缕缕迷糊的思绪――也许是一只马虎的小鸟,大概是飞急了吧,翅膀擦着了锅缘!

  抚摸着眼前还算新的卫星锅,一幕幕往事跃然眼前。

  儿时,家乡农村,朴实得再也不能朴实了。乡亲们习惯了日出而作、日没而息。俺这个小不点白天还好,放牛割草嘻戏干活;晚上无事,总是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坐在火炉旁听大人讲着各种各样美妙的故事。如果有月亮的夜晚,就趁大人不注意,溜出家门约上伙伴在村前古井旁杨爷爷家门前的空地上胡混,“月亮弯弯,簸箕圆圆。。。。。。”一句句动听的歌谣总是传到很远很远。。。。。。

  最喜欢的是跟随大人到镇上赶集。屁颠屁颠地走在大人后面,看着一路上熙熙攘攘的赶集人,眼珠总是滴溜溜乱转:这个是哪家的老爷爷?吧哒吧哒地拔着旱烟袋稳健地踏着四方步,脸上刻满了岁月的沧桑;那个又是谁家的小媳妇?碎花的衣服下裹着惹火的柔体,盈盈的秋波呼应着彤红的脸颊。这些看看也就算了,没留下多少痕迹,最爱的是街上商铺里那黑白的小电视,时下正放着聊斋传奇。一个个长头发的古装人物犹如磁铁般紧紧地抓住我,就连那粗制滥造的买药广告也魔鬼似的逮住了我的眼球,让我欲罢不能,只得由大人揪着离开!

  不知到了什么岁月,电线架到了我的家门。从此一个个圆圆的灯泡挂进了千家万户,用那明亮的光辉宣誓着这里即将成为不夜城。

  舅舅家是最先看上电视的,因为离舅舅家不远,所以天一黑就不等到母亲的允许,早早来到舅舅家,拾掇条板凳坐在他家电视机前,静静地等待丰盛的晚餐。那时候应该是2001年吧,《笑傲江湖》每晚都会光临CCTV1,于是在令狐冲的影响下整天打啊杀啊飞啊跑啊的,真是快乐极了。

  狂放不羁的心自然不会满足小小的荧屏,进而舅舅家的天锅成了我关注的焦点。久久站在锅前,浅浅的抛物面上均匀分布着三根杆,杆上套着个小圆盘,盘里插着一个叫高频头什么的。掬头望去,底部一个小小的有漏洞的圆盖,取下后发现里面空空的,什么也没有,真不知这个腹中空的家伙是如何接收到那么多有声有色的画面的。

  曾几何时家里多了一台黑白小电视,那是哥哥从遥远的地方带到家里的。电视虽小,可是非常清晰。当晚,兴奋地缠着爸爸到集市上,购来一套卫星接收设备,机是模拟机,锅是米2通达,找来舅舅安装好,收到CCTV1、2、7三套,贵州、浙江等几个省台。这下可好,傍晚时的中国教育台的《三国演义》和黄金时间cctv7的《蓝猫淘气3000问》又成了每日必修课,深夜了还看着白娘子,在优美的情歌里入眠,心里那个美呀。。。。。。

  舅舅是个不满足现状的人,不知什么时候弄来一台叫什么数字机的,可以收很多很多省台,如广东广西、辽宁吉林,东南卫视黑龙江什么的。于是,我又成了舅舅家里的常客,那一颗幼小的心呀全挂念着数字、数字,可是听说这种机子很贵很贵;再是,我又发现所谓的数字机的锅位置都偏高,还向着南方,一点也不像模拟机的,心里那个迷惑啊。

  好不容易缠着父亲逮着机会终于买了一台数字机,宝贝似的带到家里后迅速拆掉老机理好线材接通电源,无信号。卖机老板曾说收模拟机的不用动锅接上线子就能收到台,心里当时还半信半疑。此时压住狂跳的心按照卖机师傅的吩咐选星到亚太1A,OK确认,天啦,立刻清晰明丽的画面跳跃于荧屏:逼真的画面真是美轮美奂,无半点雪花;柔和的声音清脆悦耳,干净得无半点噪音。抬头一看,父亲一向严肃的面容舒展了,妈妈也露出了难得的笑意。遥控器上下翻了一遍,多了甘肃宁夏深圳台,CCTV也加了10、11、12,那种惬意啊,真有一种草鸡变凤凰的感觉。

  那时CCTV12叫西部频道,每当播完节目后进广告,一句句字正腔圆的“你正在收看的是CCTV西部频道、cctv西部频道”的画外音,总是让我激动。俺家好歹也算是西部,感觉终于有了关心自己的频道,能不激动吗?更有趣的是,不知何时起,每晚8点整,西部频道播出了西部原生态民歌大赛,任鲁豫和董卿主持,每晚十组。在两位主持人精彩的导引下,一出出的原生态民歌浑然展现在眼前,漂亮的民族服饰、神奇的原生态民歌一下子又把我家看电视的热情推向高潮。从那时起,记忆的字典里多了羊肚子手巾的黄土高原民歌、青海花儿、蒙古同胞的呼麦、侗族的大歌、黑山羌族的羌哥等等。

  (先到这吧,未完待续。这是原汁原味的卫视情结、我的发烧历程上篇。如果星友朋友们觉得还好的话,请顶一顶;如果版主看到觉得有价值,还请加精鼓励一下――因为你的鼓励是我创作的原动力,毕竟整理思绪和噼啪打字还是不易的 )

谢谢各位顶贴的星友

相关内容: